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自媒体

冥筵第三章黄泉无客舍第三十四节

自媒体
来源: 作者: 2020-01-25 23:16:44

冥筵 第三章:黄泉无客舍(第三十四节)

“有空吗?找个地方聊聊。”韦旭宸目送着众人离去轻轻拍了拍方柏林,甘力宝一听连忙说“你们聊,我先.......”

“你要没什么,坐下来一齐聊聊,我都好多年没跟你俩坐下慢慢聊了,一转眼你俩都三十出头了。”韦旭宸轻叹一声,出神地盯着前方。

三人来到了ICU办公室,办公室没人,三人刚坐下,韦旭宸问“柏林,这次真的谢谢你救了韦仲新。”

“我们是兄弟,这个就别客气了。”方柏林笑了笑。

“今后有什么打算?”韦旭宸看着方柏林。

“在七岁那年,因为贪玩我学习了本门的‘混元典’,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自从上次在“宝天大厦”出手相救三千多阴灵鬼魂之后,惹来一大堆烦心事,而且最近我还知道,有人利用阴灵运毒、走私枪支......不知道就算了,知道了就要管啊。可是单凭一己之力......确实不好办。”方柏林重重地呼出一口气。

“我打算在最近开个工作室,帮人解决一下这些乱七八糟的烦心事,不过我分等级收费,有钱的或许是大企业我肯定漫天要价,一般贫苦大众,我意思意思得了。”方柏林说完看了看两人。

韦旭宸沉吟着“你有这个想法也对,毕竟你都30出头了,是该有自己的事业了,我这边有个活不知道你接不接?”

方柏林一听,跳了起来“是帮你们警察办事吗?”

韦旭宸点点头。

“太好了,你们是大机构,我可以多叫价。”方柏林喜上眉梢。

“钱嘛?不多.......”韦旭宸微笑着看着他。

“是这样的,部里打算成了一个特别案件调查委员会,简称‘特委会’。我想你来干这个副会长兼秘书长。”韦旭宸指了指面前。

“妈啊,做警察啊?薪水高吗?”方柏林吓了一跳。

韦旭宸不露声色地竖起两个指头。

“哦,一个月两万,我考虑考虑吧。”方柏林点点头。

“不是两万,是两千。”韦旭宸前后翻了翻俩手指头认真地说。

“两千?开玩笑啊?来医院做保安也不止这个数吧?”方柏林一蹦老高。

“就这个数。”韦旭宸笃定地敲了敲桌面。

“那请贵部另请高明吧,我啊……情愿多接些官司或者为大公司服务多接些单。”方柏林站起来深深地一弯腰。

“你不考虑考虑?”韦旭宸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不必了,这个没商量余地。但可以这样,你们有需要可以向我将来的工作室买服务,不过啊,我刚说了,凡是越大的企业或者机构,我的收费越高。”方柏林站起来做了个扩胸的动作。

“你不想知道你下面的组员都是一些什么人吗?”韦旭宸连忙站起来拦着他。

“我管他是电商巨头乌云、又或者是香港黄河集团鄂俭驰,我需要钱去实现一些东西,现实是我没钱。不说了…不说了…”方柏林长叹一口气。

“照你这么说,国家需要你去为国效劳,你也要用钱去衡量洛。”韦旭宸剑眉一扬。

“韦叔叔啊,国家不可能不给钱或者少给钱去让我办事吧?好比你,每月给你2000,让你当这个副部长,你当吗?”方柏林见老头子开始犟起来了。

“不给钱我也当,因为我有我的信仰……你这孩子,怎么张嘴就钱钱钱……”韦旭宸‘腾’地站起来。

甘力宝连忙拉着韦旭宸刚想说什么,这时候护士长走了进来,一看到甘力宝叫了起来“甘主任你在啊”再看到方柏林“方先生也在,太好了。两位看看……这事怎么处理好,别让我为难……”边说边递过一迭单据。

方柏林瞄了一眼“放下吧,我来买单。”

甘力宝接过一看,叫了起来“为什么要我们……你没找过家属吗?”

护士长一脸为难“这……我们打过去给家属,对方说让我们先垫付,稍后补上。可一万多,谁先垫付?”

“拿来吧,我现在就去付。”方柏林解下背囊,掏出钱包准备去买单。

“柏林啊,你看清楚账单,有没有算重复了。”甘力宝边说边指着患者姓名,又对着方柏林挤眉弄眼。

方柏林会意了“那位老人家什么时候走的?”

“半小时前吧,就是刚刚听到枪声之前走的。”护士长老老实实回答。

“现在推去太平间了吗?我想见她老人家最后一面。”方柏林想起慈姑,不由得一阵心酸。

“什么太平间?”护士长一头雾水。

“你不是说老人家走了吗?不送去太平间,难道送你家了?”甘力宝知道是反击的时候了。

“谁说她死了?”护士长‘淬’了一口。

“她没死?没死你和莫主任为什么说她走了?你给我说清楚啊。”方柏林得理不饶人。

“那个老太婆没死,只是失踪了,整个医院都找遍了,都没找到、”护士长开始飘了。

“什么?失踪了?她浑身上下插着管子,带着管子跑这么快?”方柏林心里偷偷暗笑。

“这个……”护士长看着甘力宝,希望他出手相帮,谁知甘力宝装做看不见。

“这么多武警、公安守着人丢了?不是还有你们医护人员看护着吗?不行,你把你们院长叫来。这事啊……我去买单没问题,关键是人在医院弄没了,这事怎么处理?赶紧把院长找来…快…”方柏林气呼呼地大力挥手。

甘力宝苦着脸示意护士长出去,护士长一溜烟地跑了出去。

“你俩鬼娃子弄什么鬼?”韦旭宸皱了皱眉头。

“没有啊韦叔叔。”甘力宝干咳了一下。

“没有吗?我是看着你俩长大的,看着我……”韦旭宸声音不大但透着威严。

两人抬起头看着韦旭宸。

“刚刚你说有个道士,‘咻’的不见了,我看这么多人在现场就算了。你以为我老花了吗?刚刚明明看到你俩挤眉弄眼的,把人家护士长吓得落荒而逃。哼……群众举报?不愿意提供身份?你还真把我当老家伙了,群众还有这心思给你用毛笔写举报材料?还要用这么漂亮的行书字体……”韦旭宸配合自己当空比划了一个拿毛笔的手势。

“这个……”方柏林这下圆不过去了。

“韦叔叔,我俩自幼打闹惯了,这说话难免脸部表情丰富点吧,这你不能怪我俩啊。本来医院弄丢了病人,这个本身就要追究医院疏忽职守,还要家属去为药费买单,这个于情理法都说不过去吧?我是这家医院的医生,我也是站在公义的立场为柏林发声的。”说到这,甘力宝头一昂,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再说了,这个阿婆是我俩半道救回来的,非亲非故,凭啥……要我俩买单,你说是吧。再说了,群众举报的方式多种多样,哦,你不许老人家七老八十的不会用电脑,就爱手写吗?再者,如果人家是个书法爱好者,故意炫耀卖弄一番,就为引起你的注意,这个不犯法吧……”甘力宝滔滔不绝。

“打住打住,哎呦,我还真没看出,甘大主任你口才不错嘛,快赶上方柏林了,放你在这当副主任屈才了,赶明推荐你去当律师……”韦旭宸盯着甘力宝冷笑几声。

“大家就事论事而已……”甘力宝嘟囔着。

方柏林忍俊不禁,举起两个大拇指向着甘力宝。

韦旭宸一转身,方柏林收不住笑容,只好僵在那里,竖起的两只拇指尴尬地傻笑。

“很高兴是吧?怼到我这个老头子,你们很高兴?”韦旭宸指了指两人。

“不得了,韦叔叔你连怼字都会啊,真的不得了。你不老,一点都不老,身手还很敏捷,不愧是打过越战的侦查连长啊。你看方柏林刚刚想摸你的手枪,都被你……糟糕,多嘴了。”甘力宝一把捂着嘴巴。

韦旭宸双手叉腰瞪着方柏林“臭小子你不想活了是吧?敢摸老子的枪?”

“这不切磋切磋嘛,小时候你不经常对我三兄弟说,有本事你仨一齐上,看能不能干过我,你自己说的,你忘了?你还说,欢迎我们哥三个随时挑战你吗?”方柏林说得诚恳真切。

“臭小子,你啥都没记住,就记住这些?我问你,你摸了我的枪,打算怎么办?”韦旭宸剑眉一扬。

“立刻还给你,我啊只是卖弄卖弄而已,就你那枪,又不能吃,我不敢兴趣。”方柏林摇摇头满脸不在乎。

“那你在乎啥?”韦旭宸不自觉地摸了摸腰间的配枪。

“钱啊”方柏林脖子一昂。

“你这孩子……怎么变这样了?张嘴闭嘴就是钱。”韦旭宸摇摇头。

“韦叔叔,你还没看出来啊?柏林每次办大事刚刚几乎要自己掏腰包,就我们从大街上救回来的老人家,还要我们自己支付医药费,一万多啊。韦叔叔你不知道吧?明晚他还要给那些被谢天地迫害的女孩买衣服,还要额外给钱道门中的朋友,送这些女孩上路啊。这些都离不开钱啊!”甘力宝说得脸红脖子粗。

北京京都儿童检查费用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地点
海南哪个医院治白殿疯好
长治较好的白癜风医院
郑州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