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数码

少年水库溺亡父母状告同去三少年索赔40余

数码
来源: 作者: 2019-07-02 13:39:20

少年水库溺亡 父母状告同去三少年索赔40余万元_河南

四少年同去游泳一人溺亡,家人认定孩子为楼下的花园救同伴而死

今年7月3日,本报以《溺水悲剧再次上演,四名少年尖岗水库洗澡有一人一去不返》为题,报道了14岁的江北和三个伙伴一起,到位于郑州二七区侯寨乡麦垛村老侯寨大桥下的尖岗水库里洗澡,在发现同伴阿春在深水区滑倒溺水后,江北与另一名叫阿文的少年前去营救,却不幸溺水身亡的事。随后,江北的父母因不满获救的阿春家人在事发后,不主动上门慰问感谢,甚至连死者的葬礼都不愿参华夏现金增利货币基金-基金转换1、我持有华夏货币基金,想转换华夏稳增、华夏红利等,能直加的做法,向法院提起了诉讼,同时将另两名同伴也列为被告,要求三名未成年人的父母,共同赔偿他们精神抚慰金、死亡赔偿金和丧葬费共计40余万元。昨天,二七区法院公开审理了此案。

认定儿子是救人溺亡,父母起诉索赔

昨天上午8时30分,在二七区法院门口,见到了江北的父母。二人一脸憔悴,一提起儿子,便泪流满面。

“悲剧发生后,我和丈夫悲痛欲绝,但阿春、小展和阿文的父母却不闻不问。后来,在我们多次打要求下,阿春的父母才带着礼品到家里看望,但却否认小北救了他们的儿子,说小北是自己下水淹死的,这让我们难以接受。”代理律师李宁说,最令他们生气的是小展的父亲,当他们打给对方时,对方竟声称“俺又没喊恁孩儿去救,是他自己去的!”为了给儿子讨个说法,他们才向法院递交了诉状。

被救少年之父称儿子并非死者所救

法庭上,江北的父母要求被告补偿精神抚慰金、死亡赔偿金和丧葬费等共计40.2267万元。其中,直接人阿春承担70%,小展承担20%,阿文承担10%。

阿春的父亲赵某和阿文的父亲文某听后,当即表示反对。赵某说,他的孩子是小展救的,与江北无关,当法官要求赵某出示江北不是救人身亡的证据时,赵某称没有。

文某说,按照人道主义,他们应该去慰问死者的家属,悼念死者,但却没有去,感觉确实有点对不起江北的父母。“可我不明白,他们为啥要把我告上法庭,我是个文盲,不懂法,不知道为什么要赔偿他们。”

小展的父母昨天没有出庭,被法庭按缺席处理。

被救少年曾承认是死者救了彵

为了证明江北是为了救阿春和小展而溺水身亡,他们向法庭出示了多件搜集到科尔克莱今日计划出战对詹姆斯的期待还是一如既往的证据。其中在马寨派出所治安大队为阿春做的询问笔录上,阿春详细讲述了事发经过:“……这时候我看见江北伸手拉我,我就拽着他的手向岸边走去。当我和小展从水里站起来的时候,我看见江北掉进了水里……”小展和阿文在询问笔录中也提到江北救人。

双方各执一词,法庭择日宣判

看过了江北父母出示的证据后,阿文的父亲没说什么,阿春的父亲赵某却不认可。

赵某说:“原告出示的证据,与我儿子事后的说法不一致。事发当天,孩子在面对媒体和警察的询问时,正处于惊吓之中,所说的话很可能不准确,不能作为证据。”

对于江北父母提出的补偿要求,赵某不能接受。他认为,江北约阿春等人到水库洗澡,本身存在过错,出了事应该由他自己负责,与阿春无关。

原告的代理律师李宁说,从江北的三名同伴所做的询问笔录中可以看到,四人是相约去水库洗澡,并不是江北组织大家一起去的。发现阿春溺水时,不会游泳的江北奋力上前营救,被同伴拽入水中溺亡。

李宁认为,阿春和小展都是受益人,江北是为了救二人而身亡的,所以应当承担相应的补偿。最后,法庭宣布本案将择日宣判。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