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VR

怒剑龙吟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争风对答

VR
来源: 作者: 2019-11-08 02:15:39

怒剑龙吟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争风对答

“对,我厚颜无耻,但是我会为自己的贪心而负责,而不是继续逃避。最新章节全文阅读rong>当初轻柔的错,同样是因为我的疏忽而引起的,若是要怪,把你的恨意全部发泄我身上好了,不要再伤害她了!”

话音止时,雪夜泪突然戏虐一笑,瞬间跃身伸臂一抓,按在风韧的肩头将他往自己这边一带,将他整具躯体按在了床上,同时另一只手五指并拢,挫指如刀顺势一抵,泛着淡淡寒光的指尖只需再用diǎn力,绝对可以直接割断对方的咽喉。

“这可是你自己説的。”

风韧面不改色,回道:“不错,是我説的。你想杀我,可以。但是在那之前,能不能让我先处理好自己的其他事情再説。然后,再让我见一次晓璇可好?”

雪夜泪冷笑道:“这种时候,你可没有谈条件的资格。”

“真的吗?”

一抹略为神秘的微笑挽起在风韧嘴角边,双眼一眨,那一瞬间,他整具身躯的轮廓都虚幻许多,好像化为一道模糊虚影,而后竟然破碎成一阵烟雾消散为无形。

“怎么可能?”

雪夜泪一惊,不由起身后退一步,四处张望想要寻找风韧的踪迹。

可也就在这时,床铺上再起一阵朦胧烟雾,一道人影瞬间重现,躬身跃起五指探出一锁,抓在雪夜泪右腕上顺势一扭,将她整个娇躯止住擒在手上,向前一推压在了床上。

“什么,可恶!”

怒声一喝,雪夜泪左臂已是反扭抬起,可奈何她的动作无论是速度或者力度都不及风韧,同样被他五指握起一锁,牢牢抓在手中。

“不要挣扎,现在的你已经不再是我的对手了。”

略带戏虐之意的声音响起,雪夜泪也是同时停下了自己的扭动,感受着身后隐隐萦绕的气息,心中更是一惊,脱口叫道:“皇阶中段,你什么时候晋阶的?”

风韧得意一笑:“就在半个时辰前,我终于炼化了吞下的九幻云蟒精魄。实力提升的同时,也是得到了她身前擅长的力量,幻术。”

“你的意思是,我刚才看到的都是假的,其实若不是我主动放手松开,你依旧被我制住?”雪夜泪懊悔一哼,眼中闪烁过一丝不甘。

“差不多吧。其实以我现在的实力,真想从你手下逃脱,能用的方法又何止这一个?”

説罢,风韧放开了手,退到一旁。

目的已经达到了,他也无需在这样强硬下去。[超多好看]毕竟,把一个千娇百媚的美女这样压制着,多少有些过意不去。

狠狠一哼,雪夜泪重新起身坐在床上揉着自己的手腕,还一边恶狠狠地盯着一旁装作没事人一样的风韧,冷冷説道:“为何要把我放开,那种情况下,不是你可以为所欲为吗?”

“不要把我和你划归为同一类人。我不喜欢勉强别人,若不是你有些过分了,我绝对不会再对你出手的。好了,无谓的胡闹暂且放到一边去,该説説我想要的答案了。那个,冥帝到底有没有……”

最后几个字,风韧终究还是説不出口。

“哼,果然你在意的还是这个。”

雪夜泪面露轻蔑之色,不过很快,眼中却又闪过一丝冷厉,一闪即逝后,一抹妩媚的戏虐微笑挽起在嘴角边。

索性往后一倒,她躺在床上,若无其事地伸出双手缓缓将自己的裙边撩起,嬉笑道:“比起我没有证据的回答,你还不如自己来证实一下,看看是不是和之前有所不一样。兴许,我可以带给你和那个丫头不一样的感觉,千万不要判断错误哦。”

当撩起的裙边遮住了她的脸庞之时,一抹冰冷的杀气在眸子里涌现。

“喂,你又在做什么?”

风韧一愣,急忙转过身去,虽然説那具娇躯就算不着丝缕的样子他看过好几遍了,可是终究还是与眼下有差别的。

非礼勿视。

脸上泛起微微羞红,雪夜泪心里也有些不解,自己为何做出这样的举动。但是,眼前已是骑虎难下,她也只能继续下去。权且当做,也是为了个目的吧。

“我在做什么?这不是你们男人最希望的事情吗?难不成,你还在装正经?若想得到答案,自己来试试不就知道了。”

“自己坐起来,整好你的裙子。我承认,若现在不是你,而是晓璇躺在我面前,那么也无需这样麻烦了,我自然是为所欲为。只是,你不是她。就算是同一个身体,就算再妩媚动人,我心里也没有丝毫感觉,更不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之前的问题,如果你真的不想回答,那就算了。我可以告诉你,无论事实如何

,我对晓璇的心意永远不变。”

説罢,风韧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告诫着自己绝对要冷静,也根本不敢转身。只从样貌来辨认,雪夜泪和他朝思暮想的霍晓璇实在是太像了,万一一时冲动真的忽视了区别,到时候犯下的错误就真的无法挽回了。

体内的燥热隐隐涌动,毕竟,他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总是有的,但他明白什么时候应当克制。

顿时,房间里一片寂静,两人都没有再开口,连呼吸声都轻不可闻。似乎,谁也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打破这尴尬的氛围。

又过了许久,雪夜泪合上双眼,幽幽一叹,双手放下了撩起的裙边,轻声嘀咕道:“风韧,你赢了。不管究竟这是否是你的有一个计策,总之我勉强可以暂且认可你。当然,这不代表着彻底承认。”

説罢,她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裙,紧接着,终于説出了真相。

“其实,你的出发diǎn一开始就错了。那个方法,冥帝没可能使用。因为,哼哼,也许湮世阁里都没几人知道,现在的墓牢冥帝,她可是一个女人。”

“什么?冥帝竟然是女人!”

能够让风韧感到惊讶的事情不少,但是能够令他突然间仿若被雷霆轰中一般,浑身好似麻痹无法动弹,思维都无法继续思考的事情,这些天来只有这一件。

“能够统帅墓牢诸多嗜杀强者,搅得整个中域血雨腥风的冥帝,竟然是一个女人?太不可思议了……”

“你的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看不起女人吗?”

雪夜泪有些不悦,双臂环在胸前,幽幽説道:“其实説实话,当我想起来的时候,也多少觉得有些惊诧。在我以前的记忆里,曾经有见过墓牢初任冥帝的,那还是湮世阁分裂之前。不过与他比起来,现在的这位女子冥帝……她的眼神,更加冰冷恐怖,就好像是看透了一切生死的决绝,又可以肆意执掌他人生死的残忍。墓牢强者许多,但是在她面前,无一人敢正视其一眼。虽然我没有见过她出手,但是她的实力必定惊世骇俗。”

心中暗暗惊叹,风韧回道:“若是连你都这么説的话,那个女人真的很恐怖。光是凭借她以女子之身竟然可以执掌墓牢来看,就已然非同xiǎo可。这样一来,我倒真有些担心,再加上三枚纹章的融合之力,我们真的有可能赢她吗?”

“难。”雪夜泪也是叹了口气,摇头道:“冷血妖姬留给我的记忆并不是非常清晰,但是我可以感觉到,那位冥帝的实力已经超过了当初赐予我琥珀幽炎的湮世阁阁主。虽然她目前能够融合的三枚纹章都只是残缺品,但是所带来的毁灭性之力,很可能真的可以让她打破道级层次的壁垒,踏入那个全新的境界。”

“这么看来,无道哥的建议我有必要考虑一下了。若是我也可以一定程度上融合三枚纹章的力量,且不説能够超越冥帝,至少应该可以不至于战败。只是,方法上……”风韧又是无奈一笑,有些踟蹰不定。

自然想到了他在説什么,雪夜泪没好气一哼:“看样子,你是准备打银月心的主意了。没猜错的话,风轻柔早就让你得手了,再加上那个笨丫头,你缺的只有天空纹章,力量尚且不足。不如,干脆更直接diǎn。冥帝也是女人,有本事你把她也收了。我保证,如果成功,绝对不会多説什么的。”

“别,这个真不敢。”风韧连连摇头,额头上都浮现出三条黑线了。

那种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送他都不要。况且,退一万步説,就算真的遇到了那么一丁diǎn几乎可以忽略的可能性,结果依旧是要后院起火。

光是现在,他已经觉得家里要招架不住了。

“看来,你多少还有diǎn自知之明。”

雪夜泪戏虐一笑,很快,神色恢复凝重。

“与墓牢一战在所难免,真到了那个时候,你打算怎么办?姜渊迟迟不归,湮世阁总阁方面更是音讯全无,仅凭你手上的这diǎn力量,还不够冥帝一人出手。”

“大不了,玉石俱焚。当然,我説的是我自己。若是真到了存亡之刻,就算拼尽最后一滴血,我也会挡下冥帝,让你们有机会离开。也许,那将是我最后能做的事情。”

毫不犹豫地一叹,风韧脑海中已是幻想出了一副画面。若是有可能将冥帝逼到万葬光击阵的射击轴上,一旦命中,纵使她的实力真的突破了道级,同样能够重创。就算不死,也必定重伤。

只是真有那个机会吗?

除非,他竭尽全力不为别的,只为拖住冥帝的身形。

真到了那一刻,别无选择。

“只希望,到了那个时候,你真能説到做到。”雪夜泪一哼,回身坐到了床上。不知为何,竟然回想了上一次苏醒之时,与他之间经历的种种。

在她心中,隐隐自己有了答案……他,真的做得出来。

皓齿一咬,雪夜泪心中一哼,暗想道:“等一下,我到底在想些什么,怎么无意中站在他这一边了?”

双手一拽床单,她冷冷説道:“若是没事,还麻烦你离开我的房间。”

“在那之前,我能不能再问一个问题?”

心中莫名一动,风韧也不知道为何自己能够将这句话説出口:“若是刚刚,我没禁得住诱惑,真的碰了你的话,那么现在是不是已经死了?”

“你説呢?”

雪夜泪脸色一沉,眼中已是杀气涌现,哼道:“滚!”

贵阳治疗卵巢炎医院
贵阳癫痫中医院
北京市平谷区中医医院
姜堰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宁波治疗盆腔炎方法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