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智能

绝对武者第六十九章夜风寥寥第十更求订阅

智能
来源: 作者: 2020-01-25 19:25:55

绝对武者 第六十九章夜风寥寥【第十更求订阅】

元思怡看着托盘上的心脏,带着血丝血管的心脏,他不知道这是古东平在向张老致敬。

他捂住嘴巴,低沉的呕吐声响起,但是古东平在眼前他又不敢吐出来,眼睛憋出了泪水。

卢浩大走过来打起圆场“古公子怎么......怎么.......”看着一言不合就要死人的古东平,一时半会他也想不出形容词。

古东平将托盘放在桌子上,手已经干净如初,脸上浮出刚刚好的微笑“卢浩大,卢楼主,你这聚贤楼可是不能带护卫?”

卢浩大眼睛闪烁,没有回答。

古东平没有等他回答,自顾自说“你这英雄阁的干扰阵列开一小会,可要不少花费吧?卢浩大你这聚贤楼真是有钱。”

卢浩大堆起笑脸,干笑道“古公子这话什么意思,干扰阵列开启是怕人偷听你我谈话,聚会本就是隐私性的。”

古东平也不理他,摆了摆手,向门口走去,边走边说“既然你聚贤楼如此有钱,那这宣武省境内聚贤楼要有一半的收益给我古家,要不然聚贤楼就别在宣武省开了。”

卢浩大在后面脸色难看道“古东平你真以为你古家事一手遮天么?”

古东平身子在门口顿了顿,敲了一下门,做出一副思考状,许久才淡淡道“是的,确切的说在宣武省,是的。”

转身离去。

卢浩大看他走远才冷哼道“古东平可真不是一般的桀骜。”他又带起微笑向其他人道“古东平走了正好,今日这宴会没了他更清净.......”剩下的话他还没说,因为赵唯枫起身看都没看他,直接离去。

然后是王问天,张少军,孔易恬,方华锋,彭曦秀,花小玲都是默默离去,连带着侍卫十几人一走,英雄阁包房空了大半。

还剩下的崔应波是狂风谷得罪不起聚贤楼,至于元思怡是失了心智,乱了分寸,被古东平吓坏了。

英雄阁内卢浩大看着空空的座位脸色阴沉不定。

这些人走,主要原因是他们目的已经达到,他们看到了古家的态度比想象中还要强硬。

另外一个原因是他们各自代表的势力让他们不必在意聚贤楼的好恶,当然还有一点说不出的就是古东平最后的问话,聚贤楼究竟是什么个态度?

一边是古家,另一边是聚贤楼,近乎是二选一的选择题,来人哪有笨的,背后立场不消说,明面上该维持的不能少。

古东平刚要上车,后面响起了一道声音“等一下。”

彭曦秀小跑了过来,后面还跟着她的随从兼保镖,一个不算漂亮的女人。

古东平皱了皱眉头“有事?”

彭曦秀咬了咬嘴唇“我能和你单独谈谈吗?”

古东平直接道“不能。”说着转身离去。

彭曦秀气结“你不想知道韩灵雪去了哪里?”

古东平迈起的脚步踏在车上,连看她的欲望都没有了“不想。”

彭曦秀喊道“我这里有血匠门的两个隐秘驻点,我要做一笔交易。”

古东平这才下了车瞥了她一眼“拿出来我看一下。”

彭曦秀没给他而是说“我要和你单独谈谈。”她指了指花园。

古东平看了看旁边有些幽静的花园,伸手示意谢飞鹏等人在此等候,现在的他不用特意勾动奥义,其疾如风发动,微风吹过,他人已在花园里。

一个长青古柏下,花儿散发幽香,伴着清风明月倒是好去处。

古东平看着姗姗来迟的彭曦秀说道“在这里是么?把东西拿出来吧。”

还想谈条件的彭曦秀被他拿眼一望,心思熄灭。

看过彭曦秀手中的地图标识,他头也不抬问“你想要什么什么?”

彭曦秀盯着眼前没有停留在自己身上超过五秒的家伙道“古家关于彭家的态度,具体的。”她不忘解释了一下。

古东平想都没想说“代价不够。”

彭曦秀不带任何感情说道“要是再加上我?”

闻言古东平今晚才仔细看向彭曦秀,他对女人不是简单只看样貌,对身材气质都有要求。

从彭曦秀脚下开始大量,她脚上穿着淡金底月牙软靴,月色下一双小脚撩人。

在往上是撒花百合裙,用的是白纱,白色纱裙里面肌肤若隐若现,边上镶着白色蕾丝,上身是湖色低领窄袖袍,衣领衬出半圆,一抹如同月色的皓白,挺翘而起。

二十岁上下未施粉黛的俏脸宛若秋月美好,青丝披肩未做多少整理,晚风中几丝秀发缭绕耳畔,别有一番韵味。

古东平慢慢走近她,手轻轻搭在她肩上,然后向下,他粗重的呼吸在两人间清晰可闻,彭曦秀屏住呼吸,即使早有预料也不禁眼角湿润,仰着俏脸努力表现出若无其事,这就是世家子的代价,谁都逃不过。

古东平在她锁骨处轻声说道“你们家的那些老家伙是不是觉得我在第六防区和那里侍女翻云覆雨在前,又有近日虎威帮茅依蕾在后,特地派你来让我消消火?”

彭曦秀声音微颤,感觉身体重要部位被眼前人把玩一种羞耻感升起,喉咙低吟没有说话。

古东平手下移,一寸一寸肌肤都不放过,终于停在一处,彭曦秀感觉腰身一凉,只把头往一边撇去。

此时月色晕沉,花儿含苞待放。

只听他道“古家的态度很简单,在宣武省,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他手将衣裙放下,干脆利落,转身离去。

只留下留下两行清泪的彭曦秀,似悲似喜。

彭曦秀随从从后面出来疑惑道“小姐,那古东平说的是真是假?”

彭曦秀收敛情绪,表情已经恢复淡然,平静道“是真的。”

随从说“怎么可能,他什么都没做?”

彭曦秀冷声道“怎么你还真想他做什么,回去那些老家伙问起来你就说他把我折磨欲生欲死。”

随从无语“他没有做什么呀?”

彭曦秀不带感情道“我是主子,还是你是主子,我让你怎么说就怎么说!”

刚才一瞬间她隐隐把握到了古东平的心境——“唯我独尊”,对待身边人有一种天然的俯视,因为当古东平手放进她身体,凭借女人的直觉,她敏锐感觉到古东平的手是“把玩”,是对物的欣赏,而非对人。

古东平上车离去,当他拿到血匠门的地图资料,他也敏锐的感觉到,他距离漩涡越来越近。

而他,想要的不过是听一听武道之巅那风儿是否喧嚣!

邢台市第一医院预约挂号
北京京科银康医院许德璞
中国肿瘤医院排名前十
肇庆牛皮癣专科医院
西安癫痫病在线咨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