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智能

李保民央企兼并地方企业就像谈恋爱

智能
来源: 作者: 2019-06-20 19:05:28

李保民:央企兼并地方企业就像谈恋爱

过去央企重组地方企业,地方政府认为我的企业要变成你的企业了,我的税收要变成你的税收了,心有不甘,面子上也下不来,但市场经济是个大学校,会教育大家。

中国五矿集团重组湖南有色控股、中国铝业公司重组江西稀有金属钨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东航收购上海航空公司,国家电收购河南许继集团和平高集团,宝钢收购新疆八钢??

央企最近频繁收编地方企业,掀起了攻城略地的热潮。央企重组是国资意志的体现还是企业自身发展的真正需要?央企重组到底应当遵循什么原则?成功重组的路径应如何选择?带着这些问题,本刊专访了国资委研究中心主任李保民。

有利益纠葛很正常

《中国经济和信息化》:在国家经济调结构的大趋势下,中央企业重组地方企业似乎成了一种潮流,大型央企在这当中承担着重要角色,如何理解这种角色定位?

李保民:央企的背后是国有资本,国有资本要发挥它的活力、影响力和控制力,央企就要往关系到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重要的自然资源走,具体的就是《国资法》里说的 两国 ,即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 两重 ,即重要的行业和重要的自然资源; 一新 ,即高新技术产业。

我们知道,很多基础性行业、高新技术产业,它们的技术要求高,市场风险大,市场前景也不清晰,在这种情况下,谁来投资?国有资本是义不容辞的。

《中国经济和信息化》:您怎么看待目前存在的央企与地方政府的利益纠葛?

李保民:与地方有利益纠葛是正常的,也比较好办。地方政府、地方国企与央企都形成独立的个体,这恰恰是我们需要的格局。按照市场交易的规则,按照公开、公正、公平的原则,走产权交易市场,招、拍、挂这样一套成熟的程序,这是好事情。比如土地出现天价地王,某种意义上说这是好事情。从市场竞争的角度讲,天价地王的出现,说明市场机制建立了,而至于出来后还有什么问题,那是需要后续研究的问题,但从方向来讲是好事情。过去的地价你知道吗?它不公开、不透明,最起码现在是按照市场的规律、市场的价格、市场的供需关系来衡量价格的,这是好事情。

就是要阳光交易

《中国经济和信息化》:央企重组地方企业应该遵循什么样的原则?

李保民:遵循的原则很简单,就是市场原则,公开、公平、公正。不管谁兼并谁都要执行真正的阳光交易。现在这方面的法律非常健全了,清产、核资、资产评估、上市交易、进行招拍挂等都是非常透明的。

大的原则里还包括有进有退的原则,那些产王大陆宋芸桦合体王大陆宋芸桦关系怎么样业、那些行业是适合国有企业的,适合央企的,你就要进,这方面国家是有产业政策的。

《中国经济和信息化》:有人说央企 圈地 是带有政府导向的,您怎么看?

李保民:央企收购地方企业是纯粹的市场行为,没有明确的政府导向。但对于行业发展而言,确实需要相关企业做大做强。我们国家行业发展的突出问题就是集约化不高、集中度不够,还是散、小、乱、差,或者说水平低,没有形成有效的产业规模、影响力和控制力,特别是在 做强 这方面做得还不够。

一个企业是否强大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你的财产组织形式是否能应对国际竞争;二是你的法人治理结构是否科学,是否能有效地应对风险;三是你的核心竞争力是否国际领先。举个例子,世界500强的企业中,中国企业有54家,这其中央企有30家,但有几家是靠着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进去的?主要还是靠大,资产规模大、营业销售额大,而这些在核心竞争力中占的比例是非常低的。

提高产业集中度就是要让我们资源配置更合理,能提高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中国经济和信息化》:央企和地方政府存在着那些利益纷争的焦点?这些纷争应如何解决?

李保民:主要就是经济利益。出资主体当然都是为了各自利益考虑的,但没关系,可以通过股份制来满足各自的利益,利用股东大会等形式解决问题。为什么现在央企兼并地方企业的现象这么多,就是因为这种利益解决的途径有很多,有什么问题我们谈就行了,国家有国家的政策,国家有国家的法律,市场经济有市场经济的规则。

市场经济会教育大家

《中国经济和信息化》:央企重组地方企业有时会面临很大阻力,有人把这称做地方保护,您是如何理解的?

李保民:确实有地方保护的情况出现,但这只说明是时机还不成熟,这样的例子太多了。过去央企谈的时候,地方政府认为我毛不易一句四十岁就是新的二十岁让无数人暖心的企业要变成你的企业了,心有不甘,面子上也下不来。市场经济是个大学校,大家都别着急。

市场经济是需要自由谈判的。地方企业想51%,央企也想51%,这个我们可以坐下来谈。现在的情况是企业不愿意傍大款、傍外资,但是愿意傍央企,这说明大家现在都愿意和央企合作。

愿意傍央企有三大原因:一是一般央企在行业的技术方面是龙头;二是它的管理方式和运作模式相对来说比较规范;三是它的资金也比较雄厚。当然,这是我们大的体制决定的。比如说金融领域,央企找银行借钱和地方企业找银行借钱是两个效果 银行天生就是嫌贫爱富的。今天你是优质资产,不愿意和我谈没关系,明天你不是优质资产了,你还不愿意和我谈吗?另外现在地方政府也学聪明了。你说你是优质资产,我也同意,但你只有100元钱,一年只能赚1元钱,如果交给央企,一年可以赚2元钱,那你就要算算账了 企业在你那儿,就业在你那儿,投入的新技术还在你那儿,何乐而不为呢?

举个中铝兰州铝厂的例子:有色金属过去是甘肃的强项,有色企业就是甘肃的优质资产,不愿意和央企谈合作。而到了2009年,甘肃的态度转变了 中铝投了20多亿元,最先上了环保的风冷设施。甘肃政府在想了,你给我技术投资,企业还在我这儿,这是挺好的一件事。20亿元对属于经济落后地区的甘肃来说是个什么概念啊。

现在的兰州铝厂,技术上去了,生产规模上去了,效益上去了,环境问题得到了改善,职工过去是兰州铝厂的职工,现在是中铝的职工,是央企的职工了。你说,地方政府得到了满意,央企也得到了规模的扩张,职工收入也提高了,技术水平也提高了,环境也改善了,好多方面得到了提高,何乐而不为呢?

所以,谁都别着急,央企与地方企业的合作,得让市场经济去教育大家。

抄底是市场原则

《中国经济和信息化》:有一些靠资源工业发展的地区,在央企进入后地方政府又开始后悔了,觉得我的资源被央企变卖了,而利润的大部分还被央企拿走了,很不平衡。怎么看待地方政府的这种心态?

李保民:就像结婚一样,最后女方说你把人家害惨了,那你们谈的时候是怎么谈的呢?这种观点本身就不是一种合作的态度,就不是市场经济下的原则。当时地方企业为什么要和央企合作呢?人家是个企业,你也是个企业,肯定是平等谈判的,你当时肯定是有利可图。

这种问题都应该有约定的,市场好与坏,我们都是股东,利益的分配可以在股东大会、董事会上讨论。事先可以约定分红,包括在利润超额后的分红,都是可以约定的。

重组就像谈恋爱, 嫁 得正确与否更多地取决于对市场的评判。只要双方是平起平坐,又是两个独立的法人主体,按照市场原则去谈就好了。你们都是企业主体,谁都强迫不了谁。另外,无论何种收购,在实施的时候肯定是抄底的,这也是最基本的市场原则。

市场经济优化资源配置,就决定了人、财、物是需要流动的。兼并后再兼并,重组后再重组,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强压方式肯定失败

《中国经济和信息化》:中铝和五矿目前都在为抢夺江西赣州稀土资源布局,五矿选择的是直接与赣州政府商谈合作,结果基本是失败的;而中铝则选择注资江西一家经营不太理想的企业,搞好和江西省的关系,进而让江西省政府协调中铝入驻赣州稀土的事宜。您如何看待五矿此次的失败?您认为中铝的方式能否成功?

李保民:如果中铝抱着这样一种目的,那么它可能和五矿会是同一种结果。当然,如果江西省政府支持中铝收购赣州稀土,它可能会去做一下赣州市政府的工作。但我认为这种自上而下的强压式的策略是行不通的。

我们知道,地方国有企业是一级政府、一级财政、一级投资,市里的企业不受省里的控制。甘肃出过这种事情 甘肃省非要把一家县级煤矿收为省级煤矿,但县政府认为,这是一级政府、一级财政、一级投资,这是我县政府的资产,你凭什么要划走呢?你用上级政府来压我,我大不了可以躲着你,让你见不到我,你总不能强行把我划走吧。

相对于自上而下的强压式而言,自下而上的方式成功性更本赛季球迷有多皮詹姆斯上场喊科比最棒怎么闹腾怎么喊高。央企先和地方政府谈,在谈得出现分歧的时候,可以找上级政府出面协调,但这也得是在大方向上没出现严重分歧的情况下操作。否则,也很难谈成。

《中国经济和信息化》:如果像中铝、五矿这种大型央企不能在赣州稀土收购方面成功的话,国家控制稀土资源的意愿就很难实现了,对此,你怎么看?

李保民: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市场经济的短板就在这里,在整合的过程中,它的浪费是非常大的,但从长远角度上,它是对的。国家现在要是给出一纸命令,也能把它收回来,但是国家保证不了它每一次行政命令都是对的。有的时候不是国家行政命令错了,而是因为经济环境的变化等因素导致时过境迁了。

《中国经济和信息化》:有人说,央企在重组地方企业过程中不能太精明,应该考虑地方的利益。比如说可以为这些地方建一些基础设施如学校、医院等。你认为这样可以为成功重组提供一些帮助吗?

李保民:我不赞成这种做法。建学校、医院不是央企的职责。要建学校、建医院,应该到社会上去建,这和地方政府是没有关系的。作为央企,应该就重组并购进行讨价还价。要是国家政府说话了,带有特殊任务或目的的兼并重组,例如援疆、援藏等工程,那央企是义不容辞的,而把一些基础设施建设作为并购重组谈判的砝码,央企更应说声免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