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电商

重生后的如烟事儿 第一百四十章 误会大了

电商
来源: 作者: 2019-10-12 23:09:17

重生后的如烟事儿 第一百四十章 误会大了

系完鞋带后,张雨燕还是把年华的书包拿在手里,状似无意说:“你的书包真漂亮”

“这个啊”年华朝她神秘一笑,“我阿姨帮我做的呢。,..”有人说李茜缝制的书包好看,她当然高兴了。

张雨燕把书包还给她,“你的阿姨手艺很好”

“嗯,确实。”年华也不吝啬。

“真羡慕你啊年华,人漂亮,学习好,家境也和拓跋灵一样好”张雨燕上前亲昵地挽住她的手臂,像一对亲密无间的好姐妹。只要能和家境好的年华成为很好的朋友,以后有靠山了。

“家境”她什么时候家境了“我哪能跟灵儿比,灵儿是地主,我只是地主手下的农民。”

张雨燕不相信,“你总是开玩笑。”

“真的啊”年华认真道,看向张雨燕,不懂她为何这么笃定她的家境。

“年华家里一定也是开公司的吧”如果不是的话怎么可能,瞧她的衣服可比拓跋灵好看许多拓跋灵那个白痴,明明很有钱还打扮得像个土包子一样,暴发户是暴发户

年华越来越找不着北了,这什么跟什么“我的家境很普通,跟你差不多的,雨燕。”她用的是陈述的语气,漂亮的凤眼里闪着认真,完全在说着事实。

张雨燕顿时如遭雷劈,“怎怎么可能”难道她一直想要巴结的好学生只是一个穷学生

“你怎么了”

年华素净的脸上带上了不可见的凉意

,一直以来,因为第一次对张雨燕的印象非常好,她对张雨燕也是当成好朋友看待,然而今天,撇开张雨燕以前帮过她的事实再去审度,张雨燕很像年华所不喜欢的那类虚伪的人。

但愿,不是这样。

张雨燕有点不敢看她的眼睛,尴尬遮掩,“没什么。”

经过期中考后一段时间的打压。学生们收敛了很多,起码情书不像之前那样疯涨了,被开除的学生是最好的例子。这说明,强权有时候还是挺有必要的。

一班的学习氛围很好。且又经过整顿,现在时间段,大家不是在写作业是在看书,还有少部分人围在一起谈天。

年华来到教室,放下书包。温英瑞这时候不在座位上。拓跋灵遂坐到他的座位上找年华说起话,“你今天来迟了。”

拓跋灵真是太无聊了,不几分钟的事情也能察觉到。年华微微颔首,“我今天在路上碰到雨燕了。”

“又是她啊”张雨燕不高兴地撇撇嘴,“我不喜欢她。她跟我的那些个亲戚一样,太势利了,假惺惺的”

年华心头一震,“你怎么看出来的”她忽然有一种她竟然没有拓跋灵看得通透的感觉,然而雨燕

“她们班的学生都不是很喜欢她。她总是找班上学习好或者家里有点样子的同学打交道,真不晓得是来读书的还是来交朋友的。她们班学习好的同学都开始避着她了”

“我都没有听说过。”年华双手握成拳头。“这等事情也被你查探到了,佩服”

“那是,是我一个在她们班的小学同学跟我说的。”

年华不由感叹,“细作无处不在。”

“什么是细作”拓跋灵对于她这种经常冒出几个怪词的行为很苦恼,总是要学习一番。

“嗯,是奸细的意思。”

“真的是啊”拓跋灵乐了。

道听途说的传言历来半真半假。年华是不相信这些的,只有亲身体验过后才能判断出一个人的好坏。

“你同学的想法只是她的想法而已。孔子说了,考察一个人不能单凭一己之见或者他人之见,要两相结合才能出真知。”

拓跋灵思考了一下,略黑的皮肤上带着笑意。“要一己只见我也有,我跟张雨燕相处过,是不喜欢她她上回拉着我套近乎,问这问那。我随便答了答。”

年华惊讶,“还有这事”

“当然了。所以,你和小晴不要和她走太近是好的”拓跋灵真诚地建议。

蒋媛媛和周边的女生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很开心,有时候还会发出几声娇笑。年华差点儿被吓到,转头不明所以地看着她们。问拓跋灵:“她们讲什么呢”

这段时间蒋媛媛依旧是光明正大谈着恋,学生们只敢在背后对她指指点点。这叫什么,有颜值是任性啊

拓跋灵比较传统,是不喜欢蒋媛媛,她咬咬牙,“不要脸”

相比她的激动与愤慨,年华倒是淡然许多,在她的眼里蒋媛媛只是一个比较骄奢的女生,还没有做出人神共愤的事情。

“你听说了吗,蒋媛媛和她男朋友分手了,又谈了一个”拓跋灵像是化身了那个被抛弃了的男生似的,一肚子火气。

正所谓学生最是清闲了,平日里在学校,除了读书学习,最的便是嚼人舌根。但凡知道些别班的八卦,到处传播。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全年段都知道了。日子太单调,把这当作开胃菜也能解解闷。

年华忍不住汗颜。要是放在后世,拓跋灵和蒋媛媛指不定要怎么撕逼呢,什么贱、人,小表砸之类的词怕是要滚滚而来。

“你小心点,蒋媛媛她们会听到的。”

“不要脸不要脸”拓跋灵才不怕。

那边蒋媛媛却是停止了谈话,冷哼一声,慢悠悠走到她们这边,“你们两个,除了说我坏话不会做点别的了,说我坏话很得意吗”

她妩媚的脸上尽是张扬,“果然是小家子户,再装也装不像啊”

“蒋媛媛,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的那些肮脏事,许你做还不许我说了吗”拓跋灵手一指,从桌子上站了起来,不服气地和她对视。

“你倒是说,我做过什么肮、脏事了”

拓跋灵脸色一变,干脆道:“你敢做我还不敢说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蒋媛媛在操场上男生亲热,她才没那么不害臊。

毕竟拓跋灵也只是一个初一的学生,对于自己所认为不齿的,也不管冲不冲动,想说上两句,抨击抨击对方。未完待续。~搜搜篮色,即可后面章节

...

呼伦贝尔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三亚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湛江哪家性病医院好
呼伦贝尔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三亚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