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

娇娘有毒 第104章 意外

新闻
来源: 作者: 2019-12-04 18:28:31

娇娘有毒 第104章 意外

如同往日,钟朗和花玥手谈,萧瑜看书。待半个多时辰过去,萧瑜将玉虱子收进木盒。

花玥端起金银花茶抿了一口,提起蒋青原有意搬到乡下仍与肖家做邻居之事,凤眸微闪:“听闻肖家周围的地如今很是抢手,不过都被你买下了

?”

萧瑜不曾想过蒋青原竟有这样的想法,不晓得他打的什么主意。她先是眉头轻拧,而后舒展,笑道:“清静惯了。蒋公子多半是玩笑之语。若是他有心搬到乡间,这山庄如此大,难道还住不下他吗?”

花玥随意道:“多半是觉得能做肖家邻居实在难得,才动了心。”

萧瑜几乎无言以对,片刻才道:“其实,住在长乐山庄离肖家并不远,也算得上是邻居的。”

花玥长眉微动,含笑道:“确实不远。”

萧瑜就好奇地问:“蒋公子也是凌大将军麾下的吗?怎么才搬进将军巷,我之前都没见到?”

“不是。”花玥却道,而后说了蒋青原的来历。

其实钟朗与蒋青原没结识多久。去年有一次钟朗带人围追毒门贼匪,出了点意外。蒋青原路过,拔刀相助,不仅救钟朗于危难中,还一起将贼人尽数剿灭,蒋青原自己则受了重伤。两人一见如故,从此成了知交好友。

“原来如此。”萧瑜看向钟朗,点头笑道。

钟朗也没说什么,拿出一张药方。

花玥体内余毒渐清,但身子还是比常人要虚弱些,应该好生调养。昨日钟朗让梁大夫开了药方,如今给萧瑜看是否要改动。

萧瑜接过方子看了半晌,只酌情稍微改动,加了一味解毒补身的天玄参。

钟朗看了看,道:“昨日梁大夫也提过此药材,但极为难寻,城中几大药堂皆没有。”

“上次凌大将军追剿盗墓之人时。在毒门贼窝得了一株,他不晓得药性,我就拿了过来。”

看到钟朗嘴角微抽,萧瑜有些尴尬。

花玥却是微笑道:“那正好。”

萧瑜回到家。就去药室寻那株天玄参,可半天都没找到。仔细想了一下,才记起似乎落在城里的宅子了。她告知肖佩之后,踩了满脚泥泞到长乐山庄,坐马车进城取药。

回来的时候下了大雨。地上溅起水雾,远处迷茫一片。

车夫是个好手,因担心天黑了仍回不到牛角村,依然将马赶得很快,尽管车内垫了厚厚的毛毯子,并不十分颠簸,但这样的天气赶路却让萧瑜有些担忧,胸口便闷闷的。

萧瑜将车帘掀开了一些。雨珠从车檐边掠过,车轮下尽是飞溅的泥水,路旁的山岭不时见到有浊流倾泻而下。雨中的景物有些迷蒙。但她仍可判断出快到牛角村了。

正要放下车帘,萧瑜突然看到旁边山上好几块大石头滚落了下来!

萧瑜不由面色大变,失声惊呼:“小心石头!”

可是已来不及了。

拉车的马被滚落的石块砸到,吃痛受惊,蓦地一声长嘶,疾步往路旁冲去,车夫怎么都控制不住。

马车剧烈晃动,萧瑜没留神,头一下子重重撞到车壁之上,险些昏过去。忙伸手紧紧抓住车内的横杆,以免再受伤,心却跳得极快。

而此刻,车夫没握紧缰绳。被甩了出去,发出一声惨呼。

萧瑜浑身一僵,在震荡中腾出手,颤抖地扯下前面遮挡的车帘。只见那马依旧发足狂奔,车速极快,跳车怕也会受重伤。但是眼见前边就是一个陡坡。若摔下去怕是凶多吉少。

犹豫片刻,萧瑜咬了咬牙,还是决定跳车,即使双腿有些发软,还是勉力在晃动的车厢中移动,几步到了最前面。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后边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

萧瑜略微闪神,就看到一骑人马从车边疾驰而过,缀上前边拉车那马,紧接着马背上的人飞身而起,跃到拉车那匹马上,很快将马控制住。

不过片刻,车缓缓停了下来。

萧瑜脸色煞白,惊魂未定,只觉一阵头晕恶心,忍不住伏身到车辕处吐了起来。

“肖二姑娘你没事吧?”那人将马勒定,翻身下马,上前急切地问道。

“并无大碍。”萧瑜缓了口气,抬起头来。

……

萧瑜端坐于妆台前,磨得光亮的菱花铜镜虽不比玻璃镜子纤毫毕现,却也能清晰地照出她额头上青紫的肿包,不由伸手轻按了一下。

“都这般了你还折腾它。”

肖佩进来看见了,从夏至手上接过药酒,小心给萧瑜擦拭上药,心疼道:“你呀,下那么大雨还进城,又不是等那药救命,就不能迟几日?如今伤成这样,我看了都觉得疼。”

萧瑜忙道:“现在不是好端端的吗?”

肖佩道:“额头肿了,手也伤了,人还吓得不轻,这还叫好?听说那车夫伤得不轻,还摔断了腿。今次要不是遇上了蒋公子……我都不敢想下去。”

“是该好好感谢蒋公子。”

使那狂奔的马停下的正是蒋青原。那时萧瑜抬头看见他,既庆幸又感激,随后才想到让他赶紧去看下那车夫怎么样了。

蒋青原往后走了几步找到那个车夫,将其半抱半拖了过来,道:“伤得不轻,不过应该还有救。”

萧瑜忙道:“这马车还可以用吗?把他扶到车上,赶快回去。”

蒋青原依言将车夫托上车,检查了一下马和车,点头道:“没有什么问题,还能驱使。不过还是换一匹马比较好,我来驾车。”

当下蒋青原套上自己骑来的马,捡起马鞭坐到车夫的位置,驱车前行。

萧瑜坐好,揉揉额头上肿痛的大包,道:“今次多亏了蒋公子,否则还真不知会怎样。”

蒋青原道:“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既然碰到,即便是陌路也不能坐视不管,何况我与肖二姑娘还是相识,没吓到吧?”

萧瑜真心实意道:“真不知该如何谢你才好,往后蒋公子若是有什么难为之事是我可以帮得上忙的请只管开口。”

“这可是你说的,那我就不客气,先记下了。”

萧瑜笑着点头。

蒋青原先将萧瑜送到家,然后才把车夫带回长乐山庄。虽然萧瑜刻意说得轻描淡写,肖佩听了事情的经过还是吓得脸色发白。其实,就是萧瑜自己回想起来也觉得心有余悸。

还好萧瑜只是撞到了额头,还有手上被木刺扎破了点皮。

肖佩给萧瑜上了药,立春已经熬好姜汤晾温了,端过来放在桌上。萧瑜一饮而尽,觉得身上暖和不少。夏至拿来帕子给她绞干头发。

晚一点的时候,花玥特意遣人过来探问,还带了不少上好的伤药过来。(未完待续。)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
新汶矿业集团莱芜中心医院
北京治疗卵巢炎医院
吉林那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福州治疗阳痿医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