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

太玄逆神 正文 第八十一章 二龙崛起

新闻
来源: 作者: 2020-01-16 15:10:37

太玄逆神 正文 第八十一章 二龙崛起

这是一个狼烟四起,战火纷飞的世界,八大诸侯国间相互征讨攻伐,导致黎民黔首流离失所,饿殍盈野。

荒野上铠甲锈蚀生出虮虱,十室九空万姓都因此死亡泯灭,森然白骨曝晒露于野外,方圆千里难以听见鸡鸣犬吠之声,能够活下来的人百遗其一,此情此景念之断人心肠。

燕云城自军中将光门出来后便进入到了掌帅印光门,光门中呈现的世界便是此番惨淡景象。

八大诸侯国分别是乾坤震巽坎离艮兑,此八大诸侯国相互攻伐,都想一统天下,这种天下乱世之局已延续了几十年,黎民黔首不堪其苦,各地揭竿而起者漫若繁星,盗匪流寇不计其数。

乾国一偏远之隅,一座名为二龙山的山中此时聚集着一群义军,义军有两位首领,其中大首领名为龙庆,二首领正是燕云城。

在掌帅印光门中,这龙庆与燕云城从小都生长在二龙山下的小村庄,奈何乾国苛捐杂税,徭役赋税之重,简直是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苛政猛于虎,众人实在生存不下去了,便揭竿而起,振臂一呼响应者云涌而聚。

经过不断的发展,二龙山已拢兵一万有余,在整个乾国都已经算是比较大的反抗势力,乾国官府对其如鲠在喉,不断的派兵剿灭,不过都被二龙山众人给打的丢盔弃甲,二龙山的威名越来越响亮,前来投奔之人不可计数。

“云城,据探子回报,官府这次似乎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要围剿我等,听说所有的府兵全部出动了,依你之见我等该如何自处。”

龙庆端坐在用吊睛白额大虎铺陈的大椅之上,对坐在其下手的燕云城询问道。

“大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是云城轻敌,根据探子的情报,以及几次的对战,这些府兵不过都是些人皮米虫,硕鼠虫蠹罢了,乾国的正规军正与其他几国对峙,根本分身乏术。”

燕云城气定神闲,对于即将到来的府兵围剿,丝毫未将其放在心上,对府兵的战斗力充满了不屑,对自己这边的战力有着绝对的自信。

“好,有贤弟这番断言,我心中大定,那么守山的重任还需要贤弟多多辛苦了。”龙庆对燕云城这番表态与言论甚是满意。

“大哥放心,云城定不辱命。”燕云城当下起身向龙庆拱手一礼,然后告辞一声便出去布置了。

看着燕云城离去的挺拔身影,龙庆双眸微眯,眼中精光闪烁,以前对于燕云城他是绝对信任的,两人自小一起长大,燕云城从小就才华横溢,卓尔不群,允文允武,但是他从来没有表现出争名夺利之心。

以前是没有机会,现在二龙山的摊子铺的越来越大,龙庆心中的野望被无限放大,剑指天下,对于如此优秀的燕云城他渐渐的起了提防之心,不过现在说那些还为时尚早,毕竟二龙山还是太弱小,而且燕云城对其太重要了,想成大事者必要有容人之量。

正如燕云城所讲一般,燕云城率领五千二龙山之众,将两万来围剿的府兵打的落花流水,丢盔弃甲,他们还因此收缴了打量的兵器盔甲,粮草军资,实力更进一步。

此一役后府兵大伤元气,短时间内肯定不会再有所动作,此时燕云城便建议龙庆开始收拢附近的反抗势力,融合壮大势力,为以后的逐鹿天下奠定基础。

龙庆对于燕云城的决定是一律支持的,不过有人担心因此这样会败坏他们义军的忠义之名,不过都被龙庆压下,全力支持燕云城。

燕云城由此开始马不停蹄的辗转各地,收拢各地所谓的义军,其实多为盗匪流寇,随着二龙山势力的不断膨胀,很多义军都是望风归降,一时之间乾国内竟然变得一片海晏河清。

收拢完乾国境内的全部义军后,二龙山的兵力已然达到了五十万之众,小小的二龙山早已无法满足五十万军队了,攻克府城势在必行,燕云城当下被龙庆任命为兵马大元帅,统辖所有兵马。

二龙山自此正式走上崛起之路。

二龙山五十万大军毫不掩饰的兵临城下,望着城下黑压压一眼望不到头的二龙山军,整个府城顿时乱了套,城内已经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他们根本无法与二龙山的兵强马壮抗衡,府丞明白大势已去,为了避免破城后被屠城,府丞直接大开城门,向二龙山投降。

府丞投降时已经做好了被杀的觉悟,因为他知道自己围剿二龙山时杀了不少二龙山之人,此等大仇,想必二龙山断然不会饶过自己,不过令他惊讶的是,燕云城不仅没有杀他,反而对其礼遇相加,让他依然担任此城府丞。

留下少许驻军后,燕云城脚步毫不停歇,一路上攻城拔寨,多年的战乱,乾国内部早已是腐朽不堪,一路上几乎毫无抵抗,皆都是主动献城投降,于是燕云城剑锋直指乾国国都。

直到二龙山军离乾都还有三百余里的地方,才算是第一次与乾国正规军交上手,与府兵那极低的战斗力不同,正规军久经沙场,皆都是凶悍善战之人。

第一次交锋二龙山军受挫,不得不暂退十里安营扎寨,营中一杆绣着龙字的大纛随风飘扬,大纛下一座十分宽大的营帐中此时坐满了人,堂上自是二龙山的大首领,不过现在已经改称龙王了,他的下手便是大元帅燕云城。

帐中众人七嘴八舌的说着自己的意见,怎么击退乾国军队,对于众人的议论龙庆平淡的盯着众人,不发一言,燕云城则是仔细的倾听者众人的话语,不置可否。

众人争论了大半天也没说出个子丑寅卯来,龙庆将眼神移向燕云城,意思是让燕云城做最后的论断,再这么乱糟糟下去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大家都说了许多建议,我也仔细听了,觉得大家说的都很好。”燕云城环视一圈,发现众人正等待他的下文,接着说道,“其实很简单,就是不断的败退。”

“什么?”

“败退?”

“我没听错吧?”

听燕云城这么说众人顿时急了,完全不明白燕云城在说什么,若不是燕云城在军中的地位,恐怕都有人要骂他是疯子了,龙庆此时也是一脸疑惑,不知道燕云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众人此刻都眼巴巴的望着燕云城,等着听他的下文,可是等了半天燕云城却是三缄其口,卖起了关子。

是日夤夜,二龙山军众人再次挑战乾国军队,结果仍然不敌,二龙山军狼狈逃遁丢下大量营帐物资,一口气跑了三十里才停了下来,收拢残兵竟比先前少了近十分之一。

乾国军队在后面穷追不舍,而二龙山军众人则是不断的被击溃,疲于奔命,到最后整个二龙山军只剩下了原来的十分之一,可后面的乾国军依旧气势汹汹兵强马壮。

这剩余的十分之一的二龙山军,若是有心人就会发现,他们皆是清一色的骑兵,在后追赶的乾国军队被先前的胜利冲昏了头脑,不断的追击着二龙山军,而这十分之一二龙山军人却不再与乾国军队短兵相接。

这剩余的二龙山军开始与乾国军队保持着固定的距离,既不让乾国军队追上,也不至于让他们追丢,开始领着他们在乾国兜圈子,吊着他们玩。

而此时的乾都城下却是排满了各种攻城器械,黑压压的兵丁整齐的在城下排布开来,对于这支如天兵神将的二龙山军,乾都城内顿时人心惶惶,四道城门皆已被封死,求救信根本无法传递出去。

“全是废物,酒囊饭袋。”

乾都王宫内,乾王此时状若疯狂,发簪掉落,满头长发披散,狂暴的咒骂打砸着器物,手中的长剑疯狂的挥砍着,旁边的宫女吓得瘫软在地全身瑟瑟发抖,不敢动弹。

“王上,你冷静啊!”

这时一位身着华贵宫装的妇人走了进来,妇人虽说已年逾四十,不过养尊处优保养的甚是不错,不过此时却是一片愁容惨淡。

“连你也来嘲笑寡人吗?”乾王用剑指着妇人,眼中闪烁出恨意与疯狂。

“不,我没有!”妇人凤目含泪,此刻却是一颗颗若线般掉落。

“哼,少在我面前装模作样,若不是你那狼子野心的震国王兄,我怎么会落到如此国破家亡的境地,都怪你,我要杀了你。”

乾王此时精神受了刺激,双眼已经血红,神志迷失,举起手中的剑便要朝妇人刺下。

“啊!”

不想妇人并没有躲闪,任由乾王的剑刺进自己的身体,妇人的一声惨叫,乾王才从混乱的神志中清醒过来,看着躺在血泊中的妇人,霎时脸色煞白,整个人完全呆住了。

乾王颤颤巍巍的蹲下身来,怀抱着血流不止,奄奄一息的妇人,悔恨之色深深的表现在脸上,使劲的将妇人搂进怀里,眼中泪珠不断的滚落,低沉的哽咽声在空旷的大殿中回荡,是那样的惆怅与凄惋。

长春治疗牛皮癣啥医院最有效
天津体检科医院哪家好
贵阳专治癫痫病的医院
三亚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遵义癫痫病医院排名怎么样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