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互联网

覆云乱煜 第三十二章 帝王心术

互联网
来源: 作者: 2019-10-12 20:48:22

覆云乱煜 第三十二章 帝王心术

安远安门两堡位置重要,秦权特意在这两处各留有一名履霜高手坐镇。当然,不是不想多留一些,是秦权手中高手数量实在窘迫。

修行五脉中,不管是道也好,还是佛也罢,一般来说年龄都是与修为成正比的,唯有武道一途,未入天人之前,在三十岁至四十岁左右的时候会达到人生中的巅峰状态,然后开始逐步衰弱,当然天人高手开辟中丹田,并不在此列。安门守将李瑞如今只是不惑年纪,一身武道修为正值巅峰状态,即便是一般的履霜巅峰也可斗上一斗,且又精通兵事,故被秦权委任为安门堡守将。

随着萧煜陈兵西凉州边境,整个安门堡中的气氛也越发紧张起来,安门堡地势险峻,易守难攻,不怕大军来袭,就怕被精锐甲士辅以修行者强行夺城,所以守将李瑞更是日夜巡城,以防不测。

李瑞认定,只要内部无忧,那安门就固若金汤。更何况安门安远互为依存,敦煌城中屯兵十万,随时可以驰援,又何惧之有?

徐林兵败,是因为地利在于萧煜之手,如今西凉州地利可是在我西凉大军手中。

李瑞扶着城墙,远眺西北。

一道流光自西北方向而来。

城头上李瑞的眼皮猛地一跳。

下一刻,流光撞入城中,去势之猛,甚至在身后带出一道淡淡的冷凝云,久久不散。

安门堡的城门被这道流光炸的四分五裂,流光去势不止,从城门到城中央足有近五里的路程,不知被这道流光撞塌了多少墙,凡是挡在流光前进路上之人,全部被撞成一摊血泥,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城头上的李瑞转身望向城内,脸上满是惊骇之色。

一名紫袍老者双手插袖,出现在安远堡内。

安远堡内自然不止李瑞一名修行者,还有空冥境界十数人,履霜境界两人,或出身军旅,或出身晋王府,但哪怕这十余名修行者一齐对老者出手,仍是被老者轻描淡写地尽数诛杀。

瞠目结舌的李瑞脸色苍白道:“天……天人高手?!”

老者嗤笑一声,伸出手朝着李瑞遥遥一指。

李瑞只感觉自己似乎变回了还未踏上修行路时的状态,胸口上被人用大锤猛然砸了一下,然后整个人仰面向后倒去。

与此同时,与安门堡不过一山之隔的安远堡前,成以百计的黑点在山路飞掠前进,原本堪称艰险的山路根本没能造成一点障碍。

城头上的守将看着看着那些黑点越来越大,嘴唇嚅嚅,震惊难言。

为首的是一名脸色木讷的中年汉子,在距离城墙还有百丈距离的时候,忽然越众而出,将身后飞掠前进的属下都给远远甩下。

中年汉子在地面上猛然一踏,然后飞身而起,接着整个人直接落在安远的城头上。跃上城头后,中年汉子没有说话,一拳便让整座城楼彻底坍塌。

安远与安门向外延伸至整个西凉走廊,总共二十八座烽燧,连接成线,若有战事起,不但安门安远可互相依托,就是整个西凉州也是可见。

没有一座烽燧来得及报信,便已经被人全部拔除。

秋思站在其中一座最高的烽燧上,对身后牡丹中人道:“紫老与黄先生已经攻入安远安门两堡,你们去通知驻扎在秀龙草原上的一万步卒领军之人,务必在天黑之前赶到乌鞘岭,接手两堡。”

在她身后的牡丹之人领命而去。

秋思转身道:“其余人等,随我前去与紫老汇合。”

萧煜亲率八万骑兵浩荡出中都,直奔西凉州边境大营。

在西凉边境大营会兵后,这萧煜并未亲自领兵,而是由徐林统领八万大军,长驱直入西凉州,直扑敦煌城。

此时萧煜与蓝玉在帐中对坐饮酒,萧煜停下筷子,看到对面的蓝玉不去喝自己亲手所酿的青梅,反而是对边关的劣质烧酒情有独钟,萧煜笑问道:“有一事要请教先生。”

蓝玉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笑了笑:“你竟然喊我先生,想来所问之事非同小可,我只能尽力而为。”

萧煜沉吟了一下后说道:“如今拿下西北已是指日可待,虽未明言,但西北已与一国无异,敢问,国何以立?”

蓝玉伸筷夹了一块野山羊肉,毫不犹豫地回答道:“用官。”

萧煜问道:“如何用官?”

蓝玉伸出三根手指道:“有三策,但西北寒苦,上策几乎不可用,唯有中下两策。”

萧煜笑道:“说来听听。”

蓝玉一边饮酒一边道:“下策,以军治国,穷兵黜武,以战养战。”

萧煜不置可否,继续问道:“那中策呢?”

蓝玉悠悠道:“中策的学问可就大了,若是简单来说,六个字:用贪官,弃贪官。”

萧煜皱了皱眉,问道:“为什么非要用贪官?”

蓝玉平静道:“其实王爷你不是一直都在做?咱们想要别人给咱们卖命,就要给别人好处,可咱们这西北苦寒之地,哪有什么好处?所以就只能是予其权,让其以权谋财。而底下官员能有权谋利,还不都是咱们给的?所以就是权之所在,利之所在,官不得不忠也。”

萧煜面无表情,沉声问道:“即用贪官,又为何弃贪官?”

蓝玉笑道:“常言道,无官不贪。故而张相变法,也不动贪官,只动庸官。官员不论大小,只要贪墨,以王爷手下暗卫和牡丹的本事,就相当于将把柄置于王爷之手,若是敢有忤逆,王爷以贪墨之名,可尽杀之,此为肃异己也。”

萧煜平静下来,给自己倒上一杯青梅,缓声道:“这样怕是要民怨沸腾。”

蓝玉不以为意道:“先斥责一下,让西北上下都知道王爷看得明白,民不聊生,非王爷之过

,乃是底下的贪官污吏之过。然后择选一个为首的替罪羊,宰掉,为民伸冤,然后抄家,以平民愤。”

萧煜笑了笑,不置可否。

蓝玉手中酒坛已经见底,而蓝玉似乎也已经有了淡淡醉意,笑道:“这中策说起来复杂,其实说白了就是驭官之术而已,不算大道。师尊曾有言:用贪官以结其忠,弃贪官以肃异己,杀大贪以平民愤,没其财以充宫用,此乃千古帝王之术也。”

萧煜沉默了很久,然后摇头说道:“道不同,不相谋,这帝王心术,我学不来啊。”

蓝玉眼神骤然清亮,道:“既然中策、下策皆不用,蓝玉还有一上策,虽难以为用,但不妨一听。”

萧煜举杯,道:“愿闻其详。”

这顿酒,萧煜和蓝玉一直从正午时分喝到半夜时分。

萧煜看了帐内大小十几个酒坛,笑道:“听蓝兄一席话,胜萧某苦读十年圣贤书。”

蓝玉洒然笑道:“不过是纸上谈兵罢了,若真要去做,还得有一个张相那样的经世之才方可,我也就是耍耍嘴皮子功夫,自己去做,八成是做不好的。”

萧煜起身道:“不管是不是纸上谈兵,有得谈总比没得谈要好。日后西北吏治一事,还要有劳蓝兄。”

西北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文官第一人?

蓝玉一笑置之。

萧煜也没有刻意强求,而是出了大帐。

毕竟打下西北不管怎么指日可待,终究是还没有打下来不是?

萧煜望向沉沉夜色中西凉州的方向,忽然有一种想要放声大笑的冲动。

仰天大笑入西凉。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住院部电话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大概多少钱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的电话是什么号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得花多少钱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咨询电话是多少

相关推荐